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湖州市 >张学良本来是张作霖的长子,为什么乳名叫"小六子" ?原来大有文章 正文

张学良本来是张作霖的长子,为什么乳名叫"小六子" ?原来大有文章

2019-12-05 22:01:22 来源:浑婆鱼头网作者:济宁市 点击:792次

原标题:张学良本来是张作霖的长子,为什么乳名叫"小六子"?原来大有文章

文/傅华轩

1928年6月4日凌晨5点,张作霖的专列由北京行至奉天西郊的皇姑屯车站,穿过京奉路与南满路交叉处的铁路桥洞时,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启动了爆炸装置,张作霖所乘的铁甲车被炸毁。张作霖身受重伤,即刻被送回奉天大帅府,数小时后身亡。据说张作霖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的头脑还是很清楚的,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赶快通知小六子(少帅张学良),把部队拉回关外 ,准备和小鬼子干 !"这是张作霖一生最后一次叫"小六子"。小六子张学良随即将40万奉军全部撤回东北,日军未敢趁机袭击。 就这样,从绿林起家,统治东北三省近二十年,巅峰时政令行于多半个中国的奉系军阀头目张作霖结束了他复杂而传奇的一生,终年54岁。

张作霖称张学良为"小六子",难道在张学良上面还有五个哥哥?民间儿子多的人家,给大儿子二儿子取名字时,都会动脑子取个满意的乳名,再到下面,干脆就"小三儿""小四儿""小五儿""小六儿"的叫下去了。但是,张学良叫"小六子"并非排行六,张学良的确是张作霖的长子,只是乳名小六子。对张学良的这一昵称倾注了父亲张作霖所有的慈爱和关怀,这里还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当年,东北地区经过了日俄战争的战火荼毒,散兵游勇 、土匪胡子四处横行。在清军当兵的张作霖,带着几个月的军饷逃回了老家。回到老家后,张作霖娶了赵家庙地主赵占元的二女儿赵春桂,结束了颠簸生活,过上了安安稳稳的小日子。

屯子里的老百姓,面对当时混乱的社会状况,没有安全感,清政府是指不上了,怎么办?为了自保,纷纷成立了民团 ,赵家庙也成立了一支二十多人的民团,民团嘛,就是村里原来拿锄头的人凑在一起,撂下锄杆子拿起了枪杆子。由于缺乏军事人员的训练管理,所以这个民团一直就是乱哄哄的,急需一个头领,张作霖的到来 ,让这个小民团找到了主心骨,盼到了救星,在正规军当过排长的张作霖很快成了民团的头目。 张作霖虽然性格暴烈 ,却颇有军事才能,在他的精心训导下 ,慢慢的,民团有模有样的像那么回事了,此后 ,民团多次打败了前来骚扰的小股土匪,于是,名声大振,很快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队伍。周边的村庄看到赵家庙的民团如此厉害,纷纷派人加入,张作霖的部下很快扩充到了一百多人 。

就在这时,张作霖又惹下了大麻烦,他率领部下清剿一股土匪时,和当地有名的金寿山匪帮发生了激战,打死了对方数名骨干。这个金寿山是辽西一个悍匪的老部下,这个悍匪为了帮金寿山报仇,出动几百土匪突然偷袭了张作霖的民团。

1901年2月18日,正值大年三十,张作霖遭到了辽西悍匪的突然袭击,没有办法,只得狼狈逃跑。此时赵氏夫人已怀孕多月,行动极为不便,为了摆脱后面的追兵,张作霖派卫兵先将妻女藏在八角台西北的胡家窝堡张景惠家,而后,又转送到桑林镇以东的张家窝堡赵明德家,转送途中,6月4日,赵氏在马车上生下了一个男婴(张学良),马车颠簸得厉害,婴儿的哭声更是响亮,赵氏把儿子抱在怀中,嘱咐车夫马车走慢点,她缓缓地抚拍着儿子,时间不长 ,小家伙睡着了,丈夫在外东奔自杀,生死未卜,赵氏怀抱着儿子,心里忐忑不安 。在赵明德家朝南明亮的东屋里,赵氏和婴儿被安顿了下来。

展开全文

时日不多,一番周折之后,张作霖已摆脱当初的窘迫,重新拥有了二百多号人马,张作霖就是张作霖!重新翻身的他,又一次打了个胜仗,正在喜出望外之时,听说夫人赵氏平平安安地为他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不禁高兴得蹦了起来,双手合十,连声念道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刚刚打了胜仗,又得贵子,真是双喜临门啊,张作霖难掩内心的喜悦,当下大宴宾客,摆酒庆贺,并给刚出生的儿子起了个小名叫"双喜",视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

双喜长到3岁时,体质孱弱,张作霖爱子心切 ,就请了个算命先生给他批"八字",看看儿子的命相究竟如何。算命先生问得小双喜的生辰八字,掐指盘算,一阵念念有词之后,微闭双眼,慢条斯理地说:"这位公子大富大贵,将来必定高官得做,骏马得骑,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在一旁紧张期待着的张作霖,听到此话,顿时喜上眉梢,正想把酬金奉上,"不过,"就听得算命先生突然话锋一转,皱着眉说 ,"这位公子的命太硬,恐怕要克爹克娘克兄弟。"张作霖大惊,忙问:"有法子破吗 ?"算命先生沉吟了好半天又掐算了一阵才说:"法子倒是有,不过,公子要到庙里跳墙,拜寄给和尚,还要换个名字,这样才能消灾灭祸。"张作霖听说有救,这才如释重负,重谢了算命先生。

为了给儿子破灾,张作霖特地选了一个黄道吉日,让人挑上干鲜果品,带上香烛,抱着小双喜,来到八角台镇南的庙里。在去庙里的路上,听见村里有人在叫"小六子"。按当时的迷信说法,拜寄时听到别人叫的第一个名字,取来做小名可以逢凶化吉。张作霖一听这个名字就乐了,连连说:"小六子!小六子!好!小六子就是'小留子' ,我这宝贝儿子算是留住了!"到了庙里以后,张作霖吩咐随从在大雄宝殿的佛像前摆上供品,点上香烛,自己则领着小双喜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向释迦牟尼佛像磕了三个响头。每磕一次,站在边上的和尚就敲一下铜盂。参拜过后 ,张作霖又让小双喜背对着佛像站着,请和尚一面念经,一面用手摩挲小双喜的脑袋。念完经,和尚又在小双喜的脑袋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这样,小双喜的灾算是破了,命也留住了。按照算命先生的说法,从此以后,张作霖不再以"双喜"的小名称呼张学良,而是改叫他"小六子"。

于是,张学良的乳名"小六子",就叫开了,以至于后来当了国军副总司令,和他亲近的人,依然叫他"小六子"。

作者:郑州市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